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

大眼雞帆船的浮想連翩


黃昏,

日落,

歸帆,

寫物憶人,

又想起了他。。。




* * *

 

我衹能稱他為這一個畫家的畫家
2007年10月30日下午12:55



在某一個角落的這一個畫家,

不知能否感應到,

有那一個在童年時給他的作品觸發起

對繪畫興趣的現已介中年的欣賞者,

對他偶然的懷念;

及給他送上的恆常的祝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