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牛仔]的[契爺]其實是他的爸爸

在香港1970至1980年代初,
王司馬在《明報》副刊每日連載的
《契爺與牛仔》四格漫畫很受歡迎
漫畫描述「契爺」和「牛仔」兩父子之間的
日常生活片段和趣事
(當然也有其他角色包括牛仔媽及小狗等穿插其中)。
漫畫用白描表達形象,以構圖表達意念,
少用文字對白,
題材樸實溫馨,含蓄幽默,
是人人看得明白又入得屋的健康讀物。


我那時看《契爺與牛仔》,
連續看了也有十年八載了。
那時我凡事懷疑,但思想單純(或單線),
曾經奇怪過:我都由兒童長大成青少年了,
為甚麼牛仔從不會長大過?

其實,創作就是這回事,
不一定是實時記錄。
我們作為讀者,也不一定祗
對號代入某一特定角色的。
我可以代入牛仔的角色,
其實我也可以代入契爺的角色的。
正如 王司馬說,
「昨天,今天,牛仔是我的孩子。
明天,牛仔是我的孩子的孩子。」

角色由讀者轉換,
牛仔就可以永遠不用長大。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都收藏在一個小鐵盒裏的珍貴資產


 在六七十年代初香港物資匱乏。

正值在孩童時期的我,身外物不多!
珍貴的身外物更少!
都沒多甚麼物品值得好收藏~

甚至就連一個用來收藏物品的容器也不易有呢~

有時從家裡分來一個朱古力鐵盒,
就用來當寶盒收藏自己覺得珍貴的物品,
然後再將整個朱古力盒,珍而重之藏起來!


我那時就有一個牌子為金杯朱古力的鐵盒子,
用來收藏我的珍寶。
而我當時收藏的珍寶,
不外是一些明信片和外國卡通圖案卡之類而已!
鐵盒子 +明信片 + 外國卡通圖案卡,
就展開了我擁有私人資產的漫長經濟人生。


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陳皮梅的苦甜歲月



小時候很喜歡吃乾身的涼果零食, 
包括話梅及咸檸檬等。 
但我不會主動買嘉應子類的涼果, 
包括陳皮梅! 
因為不喜歡他濕立立。。。 
但有時都有機會食陳皮梅的, 
就是媽媽給我們喝苦茶的時候,
會加給一粒陳皮梅伴喝苦茶。。。 
小時候喝苦茶受不了苦,
口要吃著陳皮梅騙舌頭苦茶是甜茶!
XXX
對我來說,
陳皮梅從來是一種寄生涼果,
寄生於苦茶的一種涼果!
記得小時候,
我自己是絕不會買一種會叫我們聯想起苦茶的
一種涼果作零食的。
 
人同此心, 
陳皮梅從來不會在涼果零食舖頭或車檔賣的,
不會好賣的, 
因為太煞風景了~
 
XXX 
要買陳皮梅,
到中藥舖啦~
 但又不大需要買,
去買苦茶包自然會附送的啦~
 

 

2016年8月21日星期日

單車徑上應有的流動售賣小店

雪糕單車

七十年代無線電視有套懷舊電視劇,
劇中有一段劇情,講述幾個中學女校生放學,
圍在一架雪糕單車買雪糕雪條吃。
七十年代都可以用雪糕單車為懷舊對象,
可見雪糕單車是比七十年代還早的事物。
 
雪糕單車普遍用於六十年代。
雪糕單車是流動販賣點,那裡多人流,
就到那裡設立販賣點,希望生意可以多做。
例如在戲院門口,中小學校集中區,
及屋村小販集中區等。
我也常幫襯雪糕單車, 
但買的多是雪木瓜,雪南華李等,
酸酸的很好吃。
 
雪糕單車後來發展到
變成雪糕電單車及現在的雪糕汽車,
能否繼續保存其特色經營,
除了多不多人入行之外,
也與小販政策有關的呢!

 

2016年8月19日星期五

算吧~不識用就用計數機啦!

二五珠算盤
 
記得讀小學時,要讀一科“珠算”,
這一科教導我們如可用算盤計算。
我們要背很多指法和口訣,
以便更易用到算盤計算,
我學時已覺得難記和難明,
不久之後甚至全部忘記。
我現在是完全不識用算盤了。
 
 
小學就要學,
反映當時識用算盤是基本生活或謀生技能。
事實上,當時很多人是用算盤來計數。
很多舖頭的掌櫃都是用算盤計數的。
如果聽到打算盤的滴答滴答聲此起彼落,
就顯示生意興隆啦。
所以為了好意頭,
或者製造氣氛,
無生意都要手痕痕不停打著個算盤,
製做聲響,旺一旺個場!
 
現在很少人用算盤了。
但卻仍有些人學“珠算”。
“珠算”有不同流派,
算是另類計數法!
要做數學精英難免要學一些
非主流的計數方法!
 

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顯微鏡下的理科知識啟蒙旅程


 
讀中學三年級要揀讀文科或理科前,
有一次上美術堂要學扎染,
要去長沙灣一帶的化工原料舖買染料。
在其中一間店舖看見一個學生級的顯微鏡,
放大物件可至看清楚植物細胞內的組織的程度。
 
那時讀的生物學課程正學到植物細胞組織,
顯微鏡的價錢我又負擔得起(應是約30港元,1970價),
於是把顯微鏡買下來,
然後配合課程進度,
用顯微鏡看樹葉內的細胞,
印證書本內容,
很有專業的架勢!
 
我本質是文科人,
中四卻揀了理科,
原因多少與上述的蒲長沙灣的化工原料舖;
對化學科及生物科的的日常生活應用
的快樂經驗有關吧!
  

2016年8月10日星期三

撲身入到滿才打爛拿錢來用的錢罌

缸瓦錢罌

 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是個守財奴,
有錢都捨不得用 (所謂有錢是有一塊幾毫),
都儲起來呢。
我記得我用的最早幾個錢罌,都是缸瓦錢罌。
每次儲著一個缸瓦錢罌要用錢, 
要少少錢可以撩錢罌,
但要“大筆錢“是要打爛個錢罌。
缸瓦錢罌是不能原物再用的。
要儲錢,又要買另一個缸瓦錢罌。
為了有效運用,
總是將錢罌儲得滿滿的才打爛。
用錢罌儲錢有目標感,紀律感,
及儲滿錢罌才拿錢來用的成就感和滿足感!
缸瓦錢罌要打爛才可取錢,
打爛取錢更有破壞感!
缸瓦錢罌用是最原始的物料和方法模造,
樸實到不可以在樸實,
粗糙實到不可以在粗糙,
我們的手掌或手臂,
一不小心很容易給它沒有上釉的表面擦傷的。
後來我在恆生銀行
開了一個兒童蓄儲戶口,
給送了一個紅銅色鐵造的兔子錢罌。
不知是銀行抑或是父母的主意,
初時開錢罌是要拿出去銀行開火漆鎖的呢~
拿出來的錢,就要存入兒童蓄儲戶口的,
說是要培養蓄儲習慣云云!

2016年8月3日星期三

我的燦爛亮麗的觀影歲月

金獅影視超特店會員證

在有錄影帶之前,

電視電影是要定時定地觀看的。

有了錄影機帶後,

看電視電影錄影就可以隨時隨地觀看了。

因為方便,錄影機帶是必然大受歡迎的,

也衍生了錄影帶租借行業。

錄影機帶於1980年代大行其道,

家庭式或個體戶的小規模的錄影帶租借店,

因為進場營運門檻低。

如雨後春筍,街頭巷尾到處都有。

有生意眼的財團當然會加入市場分肥啦!

那時其中一間大規模的連鎖影機帶租售專門店就是

  金獅影視超特店(KPS Video Express)

於80年代末加入市場,

在香港各區開設多間大型裝潢亮麗的分店,

其出現立刻淘汰大部分小規模租借店。

金獅以預售套票租賃錄影帶或影碟的形式經營。

我那時也買了不少套票,

因為店員不斷遊說要你幫(助)她買新套票

去追(她的)銷售目標 。

至最後金獅經營困難倒閉前,

我手頭上還有很多套票未用,

也唯有把握時間趁早用盡套票換了很多

沒什麼好看的開始過氣的影碟影帶及

一些不怎麼有用的過舊的電腦輭件,

算是能將賬面損失有效減至最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