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星期三

撲身入到滿才打爛拿錢來用的錢罌

缸瓦錢罌

 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是個守財奴,
有錢都捨不得用 (所謂有錢是有一塊幾毫),
都儲起來呢。
我記得我用的最早幾個錢罌,都是缸瓦錢罌。
每次儲著一個缸瓦錢罌要用錢, 
要少少錢可以撩錢罌,
但要“大筆錢“是要打爛個錢罌。
缸瓦錢罌是不能原物再用的。
要儲錢,又要買另一個缸瓦錢罌。
為了有效運用,
總是將錢罌儲得滿滿的才打爛。
用錢罌儲錢有目標感,紀律感,
及儲滿錢罌才拿錢來用的成就感和滿足感!
缸瓦錢罌要打爛才可取錢,
打爛取錢更有破壞感!
缸瓦錢罌用是最原始的物料和方法模造,
樸實到不可以在樸實,
粗糙實到不可以在粗糙,
我們的手掌或手臂,
一不小心很容易給它沒有上釉的表面擦傷的。
後來我在恆生銀行
開了一個兒童蓄儲戶口,
給送了一個紅銅色鐵造的兔子錢罌。
不知是銀行抑或是父母的主意,
初時開錢罌是要拿出去銀行開火漆鎖的呢~
拿出來的錢,就要存入兒童蓄儲戶口的,
說是要培養蓄儲習慣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