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牛仔]的[契爺]其實是他的爸爸

在香港1970至1980年代初,
王司馬在《明報》副刊每日連載的
《契爺與牛仔》四格漫畫很受歡迎
漫畫描述「契爺」和「牛仔」兩父子之間的
日常生活片段和趣事
(當然也有其他角色包括牛仔媽及小狗等穿插其中)。
漫畫用白描表達形象,以構圖表達意念,
少用文字對白,
題材樸實溫馨,含蓄幽默,
是人人看得明白又入得屋的健康讀物。


我那時看《契爺與牛仔》,
連續看了也有十年八載了。
那時我凡事懷疑,但思想單純(或單線),
曾經奇怪過:我都由兒童長大成青少年了,
為甚麼牛仔從不會長大過?

其實,創作就是這回事,
不一定是實時記錄。
我們作為讀者,也不一定祗
對號代入某一特定角色的。
我可以代入牛仔的角色,
其實我也可以代入契爺的角色的。
正如 王司馬說,
「昨天,今天,牛仔是我的孩子。
明天,牛仔是我的孩子的孩子。」

角色由讀者轉換,
牛仔就可以永遠不用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