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7日星期日

慢慢的去影一幅相留念


甚麼是慢活?
影一幅相,
都要調校光圈,快門,和距離。
影完一幅相,還要手動轉下一幅菲林底片。
這樣影相,想快也難。
這樣影相就是慢活,慢慢的作活。
 
我家以前就有一部全手動風琴式菲林相機 ,
未影相時相機鏡頭是藏在機身中的。
要影相先要推出風琴袋套,
將鏡頭伸前的,
 望著觀景孔,
要全手動調校光圈,快門,距離,
 確定如何影,才按快門。

慢慢的去影一幅相,
可以慢慢的享受優雅的作活步伐!

用一部古董手動風琴式菲林相機
的去影一幅相,
更能慢慢的享受古雅的作活步伐呢!
 
 

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回歸實體書的逛書店經驗



讀中學年代,每逢暑假,
到辰衝買教科書
讀大學時代,
也常到辰衝,
尋找冷門課外英文文化書籍,
武裝自己的文化知識。
現在很少逛書店了, 
因為買書可在網上尋買了。
其實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少看了書!
 
現在要逛書店,也少了選擇了。
幸好辰衝還在,
她選的書一貫合口味,
辰衝很少空手而回的!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磅一磅我的運程的重量

 
 
以前很多戲院和茶樓,
都設有一部自助磅重機,
用者要磅重,先磅重機手握扶手,
站在踏台中央,等待輪盤停定,
投入硬幣一個,磅重機會吐出一卡。
卡上列出重量,還有運程預測。
 
以前的人對身體的重量原來那麼著重嗎?
一定有用家市場, 
才有人煞有介事的設計了這麼精緻的磅重機,
讓人付錢自助磅重吧!
 
或者,醉翁之意不在酒,
用家或者只是想測測自己的運程,
 
至於重量,不知和運程會有關係嗎?
 
又或者,磅重機磅的不是用者的重量,
而是他的運程的重量。

 

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

那一架國泰747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上

 
以前香港的航空公司不如現在多,
國泰航空公司儼如香港的御用航空公司。
以前客機的類型型號不多,
747客機是全世界航空公司最廣為採用的型號。
國泰航空公司的747客機,
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所當然的香港御用客機。
而以前的這些香港御用客機, 
就日以繼夜的頻繁地
升降位於九龍城市區中心的香港啟德機場
香港啟德機場早於1997年停用,
被位於大嶼山的香港國際機場取代。
而747客機這類型型號,
也於近來退役。
但在很多人的記憶中,
仍有那一架國泰747,
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上。
 
 

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便攜音樂載體的始祖

 
 
 
用黑膠唱片聽音樂的年代,
我們一定要在室內聽,
因為唱片機不便到處攜帶。
錄音機帶發明之後, 拿著錄音機,
要到甚麼地方聽音樂或甚麼錄音可以了。
音樂市場也藉著錄音機帶的便攜性也大幅擴大起來。
 
我家買的第一部錄音機是一部單聲道的錄音機。
那時適逢流行聽歐西流行曲,我們也買或錄了不少歐西流行帶聽,
包括 Bee Gees, Carpenters, Elton John 等等。。。
 
說回錄音機,
錄音機錄音機一出現,市場大熱,產品推陳出新。
單聲道的錄音機很快就被雙聲道的錄音機取代,
 因為雙聲道的錄音機
播出來的立體聲的音響效果,
比單聲道好得多。。。
 
雙聲道的錄音機的產品也越出越多,
錄音機的體積越來越大,功能也越來越多,
例如單卡式變雙卡式,雙喇叭變四喇叭等 。
 
但錄音機的體積越來越大,
錄音機的便攜性也大幅降低,
產品的功能開始與產品的本質違背。
所以,超大型的雙卡式多喇叭的錄音機的出現,
不被市場接受,
也只能曇花一現呢!
 

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電話亭內的無話風景

 
 
 
以前我們還未人人都有智能電話隨身的年代,
街上有很多公眾電話亭,
入一個定額硬幣,
就可以打通一次電話。
有些公眾電話亭還有門,
關了門就可以大大聲講私人事;
或者靜靜聽對方講的故事。

 有什麼事要講,最好在一通電話說完,
否則又要再入硬幣,
打通另一個電話逐說,
這種情況多是情侶鬧別扭時常會發生,

他或她突然收了線,
還有說話未說完,
還是要再打另一個電話看對方接不接線。
 
現在幾乎所有人都有手機了,
很少人會用到公眾電話。
但世事難講,
也有些情況要用到公眾電話作緊急用途,
 少人用也要有,
算是給人方便的一種社會服務吧。


還有,現在也很少人有硬幣在身,
電話亭也要用現金卡或信用卡吧,
否則就不夠與人方便了。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黄金位置的永遠海景



滙豐銀行現在的總行大廈外形像個“日”字,
以前的總行大廈外形像個“山”字,
新舊大廈外形很不同,
但他們所處的地理環境卻沒有太大分別:
新舊大廈的前方,
都沒有高大建築物擋著景觀,
一路向海。
 
有個都市傳說,
滙豐銀行為了風水的原因,
早已買下總行前方的所有地皮,
也不會在其上起高大建築物擋著景觀,
以讓總行大廈可永遠享有海景。
不知這都市傳說是真是假,
在這個地皮天價的年代,
時間會證明傳說真假!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慢活著的電錶

電錶


很多幾層高的舊唐樓是沒有電梯的,
上落一定用樓梯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地下樓梯的牆上,
裝上了很多電錶。
這些電錶應該是很多住戶用電的分錶,
裝在地下樓梯的牆上是方便抄錶。

 我很喜歡看這些電錶:
電錶中間有個圓盤不停但很慢地轉動;
很多標板內的數字也不停但很慢地跳動,
很是優悠。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常泊在腦海裏的海鮮舫

海鮮舫




我努力回憶,
也記不起我去過海鮮舫飲茶吃飯沒有。
香港的海鮮舫, 早在一九七零年代出現。
 
香港那時漁業極蓬勃,
是一個的優質海鮮供應地,
在地在香港食海鮮當然最好。
那時開始出現海鮮舫式的茶樓酒家,
海鮮舫在海上岸邊,近海食海,
在海鮮舫最好食海鮮啦!
但香港人吃海鮮,幾時何處都有得食,
在酒樓,在食店,在家都可,
其實無需要到海鮮舫食;
但也有專程去海鮮舫食的,
因這是食海鮮的一個正常不過的選擇。
但或者,海鮮舫更適合遊客吧!
遊客來香港,要品嚐海鮮,專程到岸邊,
乘坐小船前往泊在近岸邊的海鮮舫用餐,
體會漁港風情,是旅客遊港其中一個
非常有香港感覺的特式節目吧。
  
我再努力回憶,
真的仍記不起我去過海鮮舫飲茶吃飯沒有,
但對海鮮舫像就像很熟悉,
因為她的影像常出現在眼前,
陪著我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