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便攜音樂載體的始祖

 
 
 
用黑膠唱片聽音樂的年代,
我們一定要在室內聽,
因為唱片機不便到處攜帶。
錄音機帶發明之後, 拿著錄音機,
要到甚麼地方聽音樂或甚麼錄音可以了。
音樂市場也藉著錄音機帶的便攜性也大幅擴大起來。
 
我家買的第一部錄音機是一部單聲道的錄音機。
那時適逢流行聽歐西流行曲,我們也買或錄了不少歐西流行帶聽,
包括 Bee Gees, Carpenters, Elton John 等等。。。
 
說回錄音機,
錄音機錄音機一出現,市場大熱,產品推陳出新。
單聲道的錄音機很快就被雙聲道的錄音機取代,
 因為雙聲道的錄音機
播出來的立體聲的音響效果,
比單聲道好得多。。。
 
雙聲道的錄音機的產品也越出越多,
錄音機的體積越來越大,功能也越來越多,
例如單卡式變雙卡式,雙喇叭變四喇叭等 。
 
但錄音機的體積越來越大,
錄音機的便攜性也大幅降低,
產品的功能開始與產品的本質違背。
所以,超大型的雙卡式多喇叭的錄音機的出現,
不被市場接受,
也只能曇花一現呢!
 

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電話亭內的無話風景

 
 
 
以前我們還未人人都有智能電話隨身的年代,
街上有很多公眾電話亭,
入一個定額硬幣,
就可以打通一次電話。
有些公眾電話亭還有門,
關了門就可以大大聲講私人事;
或者靜靜聽對方講的故事。

 有什麼事要講,最好在一通電話說完,
否則又要再入硬幣,
打通另一個電話逐說,
這種情況多是情侶鬧別扭時常會發生,

他或她突然收了線,
還有說話未說完,
還是要再打另一個電話看對方接不接線。
 
現在幾乎所有人都有手機了,
很少人會用到公眾電話。
但世事難講,
也有些情況要用到公眾電話作緊急用途,
 少人用也要有,
算是給人方便的一種社會服務吧。


還有,現在也很少人有硬幣在身,
電話亭也要用現金卡或信用卡吧,
否則就不夠與人方便了。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黄金位置的永遠海景



滙豐銀行現在的總行大廈外形像個“日”字,
以前的總行大廈外形像個“山”字,
新舊大廈外形很不同,
但他們所處的地理環境卻沒有太大分別:
新舊大廈的前方,
都沒有高大建築物擋著景觀,
一路向海。
 
有個都市傳說,
滙豐銀行為了風水的原因,
早已買下總行前方的所有地皮,
也不會在其上起高大建築物擋著景觀,
以讓總行大廈可永遠享有海景。
不知這都市傳說是真是假,
在這個地皮天價的年代,
時間會證明傳說真假!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慢活著的電錶

電錶


很多幾層高的舊唐樓是沒有電梯的,
上落一定用樓梯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地下樓梯的牆上,
裝上了很多電錶。
這些電錶應該是很多住戶用電的分錶,
裝在地下樓梯的牆上是方便抄錶。

 我很喜歡看這些電錶:
電錶中間有個圓盤不停但很慢地轉動;
很多標板內的數字也不停但很慢地跳動,
很是優悠。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常泊在腦海裏的海鮮舫

海鮮舫




我努力回憶,
也記不起我去過海鮮舫飲茶吃飯沒有。
香港的海鮮舫, 早在一九七零年代出現。
 
香港那時漁業極蓬勃,
是一個的優質海鮮供應地,
在地在香港食海鮮當然最好。
那時開始出現海鮮舫式的茶樓酒家,
海鮮舫在海上岸邊,近海食海,
在海鮮舫最好食海鮮啦!
但香港人吃海鮮,幾時何處都有得食,
在酒樓,在食店,在家都可,
其實無需要到海鮮舫食;
但也有專程去海鮮舫食的,
因這是食海鮮的一個正常不過的選擇。
但或者,海鮮舫更適合遊客吧!
遊客來香港,要品嚐海鮮,專程到岸邊,
乘坐小船前往泊在近岸邊的海鮮舫用餐,
體會漁港風情,是旅客遊港其中一個
非常有香港感覺的特式節目吧。
  
我再努力回憶,
真的仍記不起我去過海鮮舫飲茶吃飯沒有,
但對海鮮舫像就像很熟悉,
因為她的影像常出現在眼前,
陪著我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