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紅白膠波的本原色相



我在這裡畫的插圖多用黑白色調,
算是一種作畫取向吧。
但有時為特別的物品,
都會加畫一兩幅彩色版本!
紅白膠波用了兩種常設顏色,
甚為專一,像'註冊'顏色般!
人人一看便潛意識認出。
所以,畫紅白膠波,要加畫一幅彩色版本!
才算是畫過紅白膠波!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紅白膠波的阿基里斯腳跟(Achilles' heel)


讀小學時,只要是男孩子都喜歡踢波。
幾個男孩子聚在一起,就踢起波來。
踢得波多,開始分工。
有些專做前鋒,
有些踢後衛,
有些守龍門。
然後更會組成一對波隊,
要與其他波隊比賽,
很pro很專業似的!
 
但畢竟是小學生,
踢的不是重典典的小型皮足球,
而是又輕由飄的紅白膠波仔。
 
這些膠波仔是整個啤出來的,
波內充滿氣,波漏氣就不能踢了。
 
膠波仔有個充氣啤波小小凸出的收口位,
這個凸出的收口位一磨損波就會漏氣!
所以我們買了一個新膠波,
踢之前就先用膠布貼實這個收口位,
以延長膠波的壽命。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中秋節的菱角回憶


記得以前的中秋節的應節時令水果,
包括沙田柚,柿子及菱角。
 
現在的中秋應節水果,
已很少見有黑菱角了
煮熟時黑壓壓的菱角,
他的肉卻是白雪雪的。
小時吃過,有點像馬蹄,
但比馬蹄乾身,少了些水份,

我自己不大愛吃。
但像一對牛角的黑菱角,
對小孩子來說,很有玩具感,
記得小時真拿他來當玩具玩。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秋節的孩子好玩多過好食,
黑菱角的印象和回憶,
還是與好玩時光多點關聯的呢!

2017年8月27日星期日

慢慢的去影一幅相留念


甚麼是慢活?
影一幅相,
都要調校光圈,快門,和距離。
影完一幅相,還要手動轉下一幅菲林底片。
這樣影相,想快也難。
這樣影相就是慢活,慢慢的作活。
 
我家以前就有一部全手動風琴式菲林相機 ,
未影相時相機鏡頭是藏在機身中的。
要影相先要推出風琴袋套,
將鏡頭伸前的,
 望著觀景孔,
要全手動調校光圈,快門,距離,
 確定如何影,才按快門。

慢慢的去影一幅相,
可以慢慢的享受優雅的作活步伐!

用一部古董手動風琴式菲林相機
的去影一幅相,
更能慢慢的享受古雅的作活步伐呢!
 
 

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回歸實體書的逛書店經驗



讀中學年代,每逢暑假,
到辰衝買教科書
讀大學時代,
也常到辰衝,
尋找冷門課外英文文化書籍,
武裝自己的文化知識。
現在很少逛書店了, 
因為買書可在網上尋買了。
其實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少看了書!
 
現在要逛書店,也少了選擇了。
幸好辰衝還在,
她選的書一貫合口味,
辰衝很少空手而回的!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磅一磅我的運程的重量

 
 
以前很多戲院和茶樓,
都設有一部自助磅重機,
用者要磅重,先磅重機手握扶手,
站在踏台中央,等待輪盤停定,
投入硬幣一個,磅重機會吐出一卡。
卡上列出重量,還有運程預測。
 
以前的人對身體的重量原來那麼著重嗎?
一定有用家市場, 
才有人煞有介事的設計了這麼精緻的磅重機,
讓人付錢自助磅重吧!
 
或者,醉翁之意不在酒,
用家或者只是想測測自己的運程,
 
至於重量,不知和運程會有關係嗎?
 
又或者,磅重機磅的不是用者的重量,
而是他的運程的重量。

 

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

那一架國泰747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上

 
以前香港的航空公司不如現在多,
國泰航空公司儼如香港的御用航空公司。
以前客機的類型型號不多,
747客機是全世界航空公司最廣為採用的型號。
國泰航空公司的747客機,
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所當然的香港御用客機。
而以前的這些香港御用客機, 
就日以繼夜的頻繁地
升降位於九龍城市區中心的香港啟德機場
香港啟德機場早於1997年停用,
被位於大嶼山的香港國際機場取代。
而747客機這類型型號,
也於近來退役。
但在很多人的記憶中,
仍有那一架國泰747,
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