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

神神秘秘提供資料的報紙電影廣告列表

報紙電影廣告列表,
 

以前的報紙,會用半大版篇幅,
列出當天所有戲院播放的電影內容。
那個時候未有可上網的電腦及電話,
一般人想知道當天甚麼戲院正播放什麼電影,
最方便就是看報紙的電影廣告列表。
 
為了方便讀者掌握足夠資料作選擇,
電影廣告列表最好提供香港所有戲院的資料,
要無一遺漏。
因為戲院每天播放的電影,
不同時段都可能不同,
每間戲院的資料也要詳列。
因為很多戲院在早場及午夜場,
都會播放有別正場五場的不同電影,
以吸引另類觀眾群。
 
有了電影廣告列表,
讀者也未必知道戲院所播放的某些電影的!
例如有些戲院會在午夜場播放“神秘電影”,
讀者是不知戲院會播放什麼電影的。
不過,廣告是有給貼士的!
某戲院推銷某一部“神秘電影”的廣告是這樣寫的:
全部七彩
香艷浪漫
刺激肉感
超級巨篇
兒童不宜看
縱使不知“神秘電影”確實是那一部電影,
但起碼知道是那一類型電影,
還是很有用的資料呢!
 

2018年6月16日星期六

以兒童或小朋友為對象的圖書

《兒童樂園》 和 《小朋友畫報》


自小五六歲時開始就很喜歡看公仔書連環圖,
甚麼《地球先鋒號》、《西遊記》、《007》、
《老夫子》及《十三點》等,無一不看,
大概是因為我十分喜歡圖像類的東西,
所有公仔書都喜歡看,
包括《兒童樂園》和《小朋友畫報》這一類的圖文書。
 
嚴格來說,《兒童樂園》和《小朋友畫報》不屬於
那個年代所定義的公仔書連環圖。
但其大部份內容都是以圖像表達,
所以我一樣喜歡看。
 
《兒童樂園》和《小朋友畫報》
都是屬於入得屋的兒童書,
因為內容益智健康,
但又不乏通俗易懂的內容,
所以一般兒童或者小朋友都喜歡看。
 
《兒童樂園》和《小朋友畫報》是在那個年代裏
兩本內容及形式極相似的兒童讀物,
是同類圖文書較為普及的兩本。。
我因為喜歡圖像化的讀物,
我那時兩本都有看,只覺得各有特色,
從中總找得些內容是我愛看的。
 
我知道「兒童樂園」的大部分的圖像
都是羅冠樵的作品
(當時我的最愛的專欄有「小圓圓」);
而《小朋友畫報》的很多封面及漫畫
都是陳子多所繪畫的
(當時我的最愛的的專欄有「兩爺孫」)。 

羅冠樵的水墨圖畫;
或者陳子多的水墨封面,
需要很高的繪畫技法及表達能力才能創作得出來。
他們都是我心目中的繪畫大師,
是我那時學畫的對象。
 

2018年6月8日星期五

父親大人膝下敬稟者


尺牘課本

 記得讀小學時,我們要讀一科《尺牘》,
學的是如何寫信。
這一科雖然是小學程度的課程,但內容頗深,
因為書中很多書信範本是用文言文寫成的,
而且很多書信範本的格式都是
採用自民初習用的內容和格式,
祝福語也更是遠古時代的
超濃縮的艱深的文言語錄;
對家屬的稱呼也很嚴格,
這些對記性不好的我都很難掌握得好,
所以我這科的成績只是一般。
 
寫文言信的上款下款都有習用語。
印象最深刻的是
上款稱呼爸爸的要寫“父親大人膝下敬稟者”,
下款要自稱“兒XX謹稟’。
 
尺牘的意思是在一尺木簡上書寫書信,
真是很古代的人才會如此寫信。
以《尺牘》成為傳統書信的代名詞,
很是古雅。
 
現代寫信的人不多了,
不要說寫些寄信人和收信人都看不明的文言信。

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

對筆寫的內容對號入座



手寫戲票


在戲院的票務未電腦化的年代,
售票員會跟據購票顧客的座位選擇逐張寫出來的。
售票員先讓顧客從票版揀選座位,
售票員會先在票板上所揀選座位劃上記號,
以記䤸座位已被揀選,
然後在印了座位基本資料的戲票上,
逐張印上日期及寫上座位編號。
記得手寫戲票年代都可以預售一兩天的戲票,
售票員手頭上
就同時會有這兩三天共十多二十個票板。
如果多過一個人售票,
他們要共用這些票板,
以準確記錄已賣戲票,
避免賣出重覆票。
但人手出票,
總有人為錯誤,很容易出錯。
票務電腦化有實際需要。
現在買票甚至可以在網上辦理了。


但世事無完美,票務電腦化後,
出票也因種種原因也常出錯。

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終會自動消失的熱感記憶



傳真機
 
在互聯網還未成熟開發及未被廣泛應用,

電子傳媒還未普及的九十年代或以前,

紙媒是主流。

作者或投稿人要發表他們的作品,

要將實體稿件寄送到其報紙雜誌社的。

我以前也有投稿發表創作,

多用郵寄方式遞交稿件。

據以前有些專業作家說,

他們天天要交稿到報社,

很多時為了準時交稿,

他們會請專人送稿的!

 

自從有了傳真機後,

交稿就方便得多了。

收發雙方的傳真機若果接通,

傳真稿幾乎可以即時收發;

我有一段時間也是用傳真方式投稿的。

早期的傳真機,多採用熱感紙收印的,

熱感紙的資料,會漸漸淡化消失的,

所以重要資料要先影印保存。

熱感紙是一卷卷的,

若同時收到很多傳真,

傳真機會吐出一條長長的熱感紙。

記得那時的傳真機日日收到很多宣傳廣告垃圾,

浪費很多熱感紙,很是討厭!

現在的傳真機可將傳真資料暫存,方便篩選;

大多數還轉用普通紙以噴墨或雷射列印,

不需要再用熱感紙了。

我現在要收發資料,

多已改用電腦或手機,

以電腦檔案方式以附件傳送。

已很少使用傳真機了。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望夫石的古遠情懷

望夫石

以前我讀小學時的社會科,
介紹香港的名勝,
定有望夫石的份兒;
以遊客為銷售對象的明信片,
也有一款經典的望夫石風景照。
望夫石位於沙田區的紅梅谷對上的一個小山崗上,
有兩三層樓那麼高,由一大一細的兩塊石組成,
遠望望夫石,外形儼如一個婦人背著孩子,
迄立在山峰上,正眺望山下的港灣和遠山,
像盼望著離鄉別井未歸家的親人。
望夫石與空曠的山海遠景很是配搭,
有點寂寞傷感的情懷。
 
如果現在到同一個地方同一個角度取景,
從望夫石遠望的山下,
整個大港灣現在已變成
一條狹窄的沙田城門河,
兩岸滿佈高樓大廈,喧擾繁華,
與望夫石的望夫想象,
卻很難聯繫在一起去創造新的情懷故事。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大學學生報的黃金紙媒年代


《學苑》+《中大學生報》
 
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都有出版學生報。
學生報集中刊登大學生所發表的言論。
很能反映一部份大學生的思想和感情。
在1970s代香港祗有兩間大學的年代,
香港大學的《學苑》及
中文大學的《中大學生報》
都是甚受社會注目的大學學生報。

港大的《學苑》最初是一本英文學生報,
名為《Undergrad》。
後來改為中文版,更名為《學苑》
(當然仍會刊登英文文章)。 
中大的《中大學生報》初期也是中英雙語版, 
後來也已中文版為主。

記得讀中學時,
在報攤看見有一份
名為《學苑》的報紙形式的期刊,
每份五角。 
知道是港大學生報,買了來看。 
《學苑》所刊登的大部份學術文章,
我都看不明白,
只覺得大學生能寫出這樣的文章,
應該很“有料”! 
令我對大學的校園生活,
多了一份憧憬。

近年香港的大學的數量增多了不少,
每間大學都有出版學生報,
形式大部份都是以紙媒為主,
附以網絡版增加讀者覆蓋率。 
因為是大學生的出版物,
內容質素有一定保證,
對社會有一定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