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

未能超越“滴滴仔”水平的課餘活動

 

  讀小學時,很多球類都玩得不錯,
唯獨是乒乓球打得不好!
兒童初打乒乓球,
一定是從打“滴滴仔”開始的:
乒乓球在檯面滴一下彈起,
用球拍打過對方檯面。
對方又用球拍將乒乓球打回過來。
乒乓球在檯面滴一下,
球員打一下,
節奏穩定緩慢,
雙方互交波可以維持一段很長時間。
但這樣打球會很悶。、
球技好的自然會突然殺一板快球到對方。
我就永遠學不到擋球。
也學不到其他更需要技巧的攻防方法。
就算有塊很好的球拍也不管用!
 
超越“滴滴仔”水平的對手,
很快會另覓同水準的對手對打,
不會再有興趣和我這些“滴滴仔”水平的對打了。
 
我再年長一點,
更不敢和人打乒乓球了,
因為已經牛高馬大,
還打“滴滴仔”,想笑死人咩!

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書高和寡的書屋

旺角向來都是樓上書屋的集中地。
西洋菜南街一帶最多書屋。
以前屋租平,
書屋已經要開在樓上減低支出!
二樓或閣樓舖租比地舖平一大截。
 
現在租貴,
書屋要開在更高的樓層,
才能減低租金的支出。
現在很多書屋都搬到四五樓或更高層了。
有一兩間更搬到七八樓。
 
書屋多做熟客生意,
書屋位處高一點,
也仍能吸引一定的捧場客。
 
 
 

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

很negative的負影像

菲林年代的相機,
用菲林捕捉影像。
菲林是一筒筒的,
內裡卷著一卷可影
12, 24或36張相片的膠片。
膠片沖出來的底片,
再用底片曬出相片。
 
底片的影像是負片:
 
 
曬出來的相片是正片:
 
 
 
在現在這個數碼相機的年代,
影相再不用菲林捕捉影像,
也再沒有負影像的底片。
不必可惜,負影像一般不美,
很negative!。
做人還是positive好些。
 

 
 
 

2017年10月31日星期二

雞蛋仔原味

以前的雞蛋仔祗有一種味道,
就是其原材料的味道:
雞蛋和麵粉味。
我們現在叫之為原味。
 
 
而家雞蛋仔想到什麼味,
就可以做成什麼味。
有咸有甜有海鮮有肉,
款式多以滿足人人不同的口味!
以下是幾款較多見的味道:
 
朱古力味:
 
 
綠茶味:

 
芋頭味:


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敗部復活的雞蛋仔


 


 「雞蛋仔」這種街頭小吃,
1950-60年代的是平價小食。
雞蛋仔用雞蛋,麵粉及砂糖等食材,
製成蛋漿,注入雞蛋形鐵模夾裏,

然後將鐵模夾放在火炭或熱爐上轉動底面烤燒,
將蛋漿烘熟,製成一板外脆內軟的 「雞蛋仔」。
一板 「雞蛋仔」有約三十個雞蛋形小包,
有人會逐個雞蛋小包撕下來吃;
有些人整板「雞蛋仔」一口口咬著吃,
喜歡怎麼吃就怎麼吃!

* * *
在食材上及製作上,
「雞蛋仔」顯然是一種很粗糙的小吃:
記得以前一板 「雞蛋仔」,賣一兩毫,
與一個菠蘿包或豬仔包等同價。
但一板 「雞蛋仔」有約三十個雞蛋形小包,
有玩具的元素,因此很受小朋友的歡迎。
但隨著物質生活改善,
一般人要吃小吃也都轉吃更精致的食材食物了。
「雞蛋仔」在1970-80年代,
在市面上曾經完全消失了。

* * *
1990年代,
大家開始以消失了的街頭小吃為懷舊對象,  

這包括「雞蛋仔」!
2000-10年代, 漸有小吃店以懷舊作招徠,
開始再賣「雞蛋仔」,
發覺銷量也佳,受到本地市民及遊客的歡迎。
到現在,「雞蛋仔」早已是很多小吃店的常設小吃。
「雞蛋仔」終於再被納入香港流行街頭小吃的一員。
 不知「雞蛋仔」的歷史的食客,
 吃「雞蛋仔」時也沒什麼懷舊情懷,
只是好吃就吃!

* * *
到現在,「雞蛋仔」早已敗部復活了!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紅白膠波的本原色相



我在這裡畫的插圖多用黑白色調,
算是一種作畫取向吧。
但有時為特別的物品,
都會加畫一兩幅彩色版本!
紅白膠波用了兩種常設顏色,
甚為專一,像'註冊'顏色般!
人人一看便潛意識認出。
所以,畫紅白膠波,要加畫一幅彩色版本!
才算是畫過紅白膠波!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紅白膠波的阿基里斯腳跟(Achilles' heel)


讀小學時,只要是男孩子都喜歡踢波。
幾個男孩子聚在一起,就踢起波來。
踢得波多,開始分工。
有些專做前鋒,
有些踢後衛,
有些守龍門。
然後更會組成一對波隊,
要與其他波隊比賽,
很pro很專業似的!
 
但畢竟是小學生,
踢的不是重典典的小型皮足球,
而是又輕由飄的紅白膠波仔。
 
這些膠波仔是整個啤出來的,
波內充滿氣,波漏氣就不能踢了。
 
膠波仔有個充氣啤波小小凸出的收口位,
這個凸出的收口位一磨損波就會漏氣!
所以我們買了一個新膠波,
踢之前就先用膠布貼實這個收口位,
以延長膠波的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