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7日星期六

用作紀念那一段快樂的中學學習生活 (打字機 之 二)

機動打字機



在歐洲旅行,
在二手店看見了這一部手提機械打字機,
九成新,售價27歐羅, 約港幣200多元。
立刻買了作紀念,
因為這部打字機正是我讀中學時
買來用的同型號的打字機。
在當時,這個型號的打字機,因小巧易用,
又方便攜帶,很受學生歡迎。

這個型號的打字機,
應是生產於是1970年代, 
早已停產。
這部機已有40多年歷史,
但竟然能保存得這麼新淨,
可知前人惜物。
我用的那一部,
不知多少年前,
已報廢棄掉了。

住在香港,
甚麼也很難保存下來的。
地少人多,首先沒有地方將舊物收藏;
天氣潮濕,舊物容易霉爛損壞;
人心愛變,愛追上潮流接受新事物。
事實上,這一部手提機械打字機功能保存的很好,
但我也很少有需要要用它。
買回來的目的,
用作收藏作紀念品的目的居多。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有點缺憾的茶葉蛋


茶葉蛋

很喜歡吃茶葉蛋。
茶葉蛋應是外來輸入小食,
然後在香港普及,
現在是小食店常設小食。
 
最初賣茶葉蛋的多是涼茶舖,
它們一邊賣涼茶,一邊賣茶葉蛋,
大家都有個茶字。
 
之後很多賣魚蛋燒賣的小食店都有賣茶葉蛋了。
茶葉蛋多浸在一個電飯煲的熱氣騰騰的鹵水內,
以示即浸即賣。
 
茶葉蛋浸在鹵水,
蛋殼多些裂痕,
才更入味。
買蛋要買破蛋,
有缺憾的蛋。
太靚仔無味道!
 

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過馬路不要玩smartphone

兒童過路牌 - 過馬路要小心



放學了,擁到校園門口,
全部小學同學都要站著等過馬路。
但不是等紅綠燈轉綠燈,
而是等小學校工等機會
拿著兒童過路牌走出馬路,
截停車輛,讓小同學過馬路。

以前過馬路的天橋少,
就連紅綠燈也比現在少得多,
大群學生放學過馬路真的很危險,
學校都要作出安排,減少意外發生。


我現在才知,
那些過路牌,
原來是代替香港警務處執行的。
即是說,
那些校工是做著交通警的工作呢!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字斟句嚼的手動DYMO標籤機



 
手動DYMO標籤機
 

愛惜文具的學生,
讀書成績應該不會差到那裡去!
要認真寫字前,用鉛筆刨刨好一支鉛筆;
寫的字寫得不整齊,就用擦紙膠擦走它重新寫過。
用一本自己心愛的筆記簿寫筆記,
筆記也寫得格外用心!
 
手動DYMO標籤機出現後,
很受愛整潔的學生歡迎,
很多學生用它更整齊更有系統地整理
分類及標示好他的file或功課筆記等!
 
手動DYMO標籤機的應用原理,
是在鑄有英文字母及數字的字盤選字,
然後將英文字母及數字,
 逐字將有意思的字句,
打壓在有顏色的膠帶上,膠帶現出所壓的白色突字。
然後將膠帶剪出以作標貼用。
 
這種手動的DYMO標籤機,
現在已經很少人用了。 
因為要逐字打,要很有耐性的人才會常用。
現在有少量生產的手動的DYMO標籤機,
都是以為精品文具的形式生產,
讓文具愛好者選購收藏。
 
所以,當文儀器材漸漸電子化後,
新的DYMO標籤機也
已經改用電子、電腦輸入了。
 
 
——————————————————————————
 
 
 
 
手動MYMO標籤機使用圖 (互聯網上圖):
 
 

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

循環廻轉的氹氹轉

 
氹氹轉

我們的小時候,
公園多設有這一款重機械式的氹氹轉。
 
這種氹氹轉,
想玩的小孩要自己要用力推動它的。
由於氹氹轉結構結實穩重,
要推得動它都頗要一些力氣的。
如果有些其他小孩坐在其上加多了重量,
就更難推得它動了。
但只要已推動了它,它就轉的很快,
很是刺激!
 
如果是一夥小孩一起玩,
通常是幾個孩子一起推動它,
但總有些小孩用力些,落力推;
有些不出力推,但總有搭“順風車”的機會。。。
 
 
小孩玩氹氹轉,有動感就好玩,
停了就意興闌珊。
氹氹轉要有得轉著才好玩!
總得有人推!
 
三歲定八十,
那個較落力推的,
長大後做人處世大概也較主動和積極吧。
 
 
 
——————————————
 
Agnes CHAN - Circle Game
  
 
 Yesterday a child came out to wonder
Caught a dragonfly inside a jar
Fearful when the sky was full of thunder
And tearful at the falling of a star
 
And the seasons they go round and round
And the painted ponies go up and down
We're captive on the carousel of time
We can't return we can only look behind
From where we came
And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n the circle game

Then the child moved ten times round the seasons
Skated over ten clear frozen streams
Words like, when you're older, must appease him
And promises of someday make his dreams
And the seasons they go round and round
And the painted ponies go up and down
We're captive on the carousel of time
We can't return we can only look behind
From where we came
And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n the circle game

Sixteen springs and sixteen summers gone now
Cartwheels turn to car wheels through the town
And they tell him,
Take your time, it won't be long now
Till you drag your feet to slow the circles down
And the seasons they go round and round
And the painted ponies go up and down
We're captive on the carousel of time
We can't return we can only look behind
From where we came
And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n the circle game

So the years spin by and now the boy is twenty
Though his dreams have lost some grandeur coming true
There'll be new dreams, maybe better dreams and plenty
Before the last revolving year is through
And the seasons they go round and round
And the painted ponies go up and down
We're captive on the carousel of time
We can't return, we can only look behind
From where we came
And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n the circle game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君臨城下的憑窗外望

灣仔和昌大押1960s


香港近年流行起屏風樓,
這些屏風樓,
可以多至由十幢八幢樓高五六十層的樓宇相連組成!
氣勢磅礴!
住在那裡的人憑窗外望,
很有君臨城下之感。
 
  回到一百年前,有沒有屏風樓呢?
那時的樓宇, 
多是單幢幾層樓高的,
也有幾幢相連組成的,
對比當時的其他樓,
可被視為當年的"屏風樓"!
例如香港灣仔莊士頓道的和昌大押排樓,
由4幢樓高四層的樓宇相連組成。
當年住在那裡的人憑窗外望,

都一定也有某種設合當年的
民生期望標準的君臨城下的氣概!

與和昌大押同一類的排樓,
最初原貌是每個居住單位都
設有大型長廊式陽臺的(大過現在成個劏房)。
之後的長廊式陽臺的外圍,
都被裝上了窗子擴大室內實用空間了。

這類排樓都逃不過被拆卸重建的命運,
唯獨和昌大押排樓,
於2007年被市區重建局收購保育,
得以翻新成為現在所見的商店食肆。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開倒車都要手腳並用的~

衣車

六十年代的很多家庭,
都有一部“手動”加“腳動”的衣車。
那時這些家庭可以還沒有電視,
還沒有洗衣機, 
但怎麼弄也要弄一部衣車在家,
因為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
很多家庭都為了節省支出和善用物資,
會自家車補舊衣物;或裁造新衣物的。
我記得我童年時通街跑,
因此我的衣物常弄穿弄破!
媽媽會替我車補破衣物!
我好記得我的一些舊衭的屁股部位是佈滿補丁的。
當然,媽媽也有為我裁造很多新衣物,
這我也是記得的。

我有時和老媽提起往事,
也有提起她會替我車補破衣物!
但老媽祗會憶甜而不思苦,
每次都將強力否認她曾為我車補過破衣物,
她說她祗會為我裁造新衣物的,
而且裁造過很多呢!
那又何須要車補破衣物呢!

回憶可以是選擇性的。
對她來說,
她的回憶中的衣車,
一定是一部很棒的衣車!

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肚臍餅及其A貨花塔餅及其他


肚臍餅 / 花占餅
花占餅,


小朋友一般不會用這樣的一個一本正經的名稱的!

 他們較多叫它做"肚臍餅"!

你吃過肚臍餅嗎?

你吃肚臍餅,會整個肚臍餅吃嗎?

 抑或衹會吃它的小糖? 

又或者衹會吃它的小餅呢?

如果你祗吃它的小糖,

 你有可能有機會吃了A貨也不自知!

 六七十年代的小孩子,一般都係通山跑、周街逛...

見乜食乜長大...食落肚的,乾淨極有限!

所以很多小孩子都會生蟲生積,

導致膚黃肌瘦!父母就會常給孩子吃些杜蟲葯。

其中一種較易吃落肚的杜蟲葯就是「花塔餅」!

一粒粒的「花塔餅」,圓錐塔狀、色彩繽紛!

有白、綠、紅、黃等顏色。

無論顏色、外貌和口感,

都像極了「花占餅」上的那粒小糖!

 我們最初也當這些「花塔餅」如甜糖般吃。

當吃得多了,會發現它的甜味怪怪地!

當最終得知它是杜蟲藥,就倒胃口唔想再食!

 「花塔餅」和「花占餅」的那粒小糖,何其相似!

 小時候我曾經想過,

 究竟有「花塔餅」先呢抑或有「花占餅」先呢?

正如對「有雞先呢抑或有雞蛋先呢]的問題一樣,

我至今仍找不到答案...

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有圓月照耀的獅子山精神晒啦~

中秋節的獅子山
 

為什麼我們要有節日?
 
在香港,
 
中秋節是眾多節日中較被重視的節日。
 
香港人喜歡熱鬧,
 
中秋節的日子都過得
 
特別喜氣洋洋,溫情處處的呢~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有節日!
 
 
在這裡開窗外望,
 
看看在香港過中秋的景致,
 
有圓月照耀的獅子山精神晒啦~
 
 
 
 
 

2016年9月8日星期四

飲杯茶,食個包, 食包包食飽


 雞球大包
 
小時候爸爸帶我們幾兄弟姐妹到茶樓飲茶,
爸爸會叫一兩個雞球大包給我們分來吃。
雞球大包大件夾好食,
最好用來填飽我們這班【化骨龍】的肚子。。。
據說,從前茶樓是將雞球大包作為超值點心來賣。

顧客主要是那些要廉價飽腹的食客,
例如要使用大量勞力的苦力工人。。。


雞球大包用平價食材,

例如多數是將前一天賣剩的

雞、叉燒、豬肉、菜碎等食材,

蒸製而成大大個包,

份量通常一個普通的蒸籠只可以放入一隻大包,

分量足有三個叉燒包或雞包仔那麼大。


大大隻的後生仔也只要吃一個就已經夠飽。
後來的雞球大包用新鮮食材製造,

成本漸重;
食客到茶樓飲茶也不只為填飽肚子,

茶客會選擇其他點心,

雞球大包漸漸式微。

現在只有極少數茶樓有大包出售。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那些年,我們都是用火柴的小孩


火柴及火柴盒

回想起來,

也有十多年沒有用火柴了!

以前燃點生日蠟燭, 燒烤爐碳,
 
中秋燈籠蠟燭,玩火。。。

我們用火柴。

現在都用即用即棄的打火機了。 


而且有更多的中秋燈籠根本

不會用蠟燭而用電燈泡,

如此就連打火機也不需用了!

*  *  * 

 我們小時候,

還會聽得明童話“賣火柴的女孩”,

我們的下一代,

對 “賣火柴的女孩”,
不會有共鳴,

因為他們都不知火柴是甚麼?
 

2016年9月5日星期一

四百格或五百格以外的另類選擇

 

 
我自少很喜歡寫文。
在學校寫文可用校薄,
但為校外寫文如投稿報章就要用原稿紙,
 
文章就如此寫在原稿紙上,
人笑稱在原稿紙續格寫字的動作為爬格子,
而寫文的為爬格子動物
 
原稿紙可從文具舖買。
原稿紙一般分四百格或五百格,
我較喜歡用四百格的,
因為我寫的字比較大粒,
五百格的格根本裝不下,
於是寫所有字都會出界,
又若要數文章字數會很困難!
 
以前有些作家會私印原稿紙,
以示個人風格和品味。
 在1970s初以懶洋洋的下午》及《粉紅色的枕頭》等
散文集嶄露頭角的女作家林燕妮
更在其原稿紙灑上香水,
只要一聞到那種香水味,
就知道文稿是她的作品!
 
有了電腦文字處理器,
寫文都直接用電子感應手寫,
或解碼輸入電腦了。
也能節省了找人依照文稿,
再打入中文字的多一重中間步驟。
 
而因此那些只有
親手筆耕在文字紙稿上才有的
所有個人風格和品味,
包括個人的字跡書法及私印原稿紙的
設計,顏色及氣味,
都一拼埋葬在萬千一式的
電腦軟件的文字檔上。 
 

2016年9月3日星期六

養蠶記

小時候養過蠶!

 從小販買一套【架生】,

 包括幾條蠶連一些桑葉,

 回家放在一個紙盒,就如此養起蠶來了!

蠶很大食,吃桑葉吃得很快,

桑葉吃清,又要從小販加買桑葉!

蠶多一餐食, 我就少一餐食!

因為桑葉是用我的零用錢買的。
 

養蠶也有秘技,

就是小心有別些小昆蟲會將蠶當點心吃,

養蠶養到蠶結繭,

繭變成蛾,

養得很小心和有耐性,

看足整個蛻變過程,

很是益智。
 

養蠶養過一次就不再養了!

益智的東西多數沉悶,學懂了就算,

要學的益智東西還多著呢~

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牛仔]的[契爺]其實是他的爸爸

在香港1970至1980年代初,
王司馬在《明報》副刊每日連載的
《契爺與牛仔》四格漫畫很受歡迎
漫畫描述「契爺」和「牛仔」兩父子之間的
日常生活片段和趣事
(當然也有其他角色包括牛仔媽及小狗等穿插其中)。
漫畫用白描表達形象,以構圖表達意念,
少用文字對白,
題材樸實溫馨,含蓄幽默,
是人人看得明白又入得屋的健康讀物。


我那時看《契爺與牛仔》,
連續看了也有十年八載了。
那時我凡事懷疑,但思想單純(或單線),
曾經奇怪過:我都由兒童長大成青少年了,
為甚麼牛仔從不會長大過?

其實,創作就是這回事,
不一定是實時記錄。
我們作為讀者,也不一定祗
對號代入某一特定角色的。
我可以代入牛仔的角色,
其實我也可以代入契爺的角色的。
正如 王司馬說,
「昨天,今天,牛仔是我的孩子。
明天,牛仔是我的孩子的孩子。」

角色由讀者轉換,
牛仔就可以永遠不用長大。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都收藏在一個小鐵盒裏的珍貴資產


 在六七十年代初香港物資匱乏。

正值在孩童時期的我,身外物不多!
珍貴的身外物更少!
都沒多甚麼物品值得好收藏~

甚至就連一個用來收藏物品的容器也不易有呢~

有時從家裡分來一個朱古力鐵盒,
就用來當寶盒收藏自己覺得珍貴的物品,
然後再將整個朱古力盒,珍而重之藏起來!


我那時就有一個牌子為金杯朱古力的鐵盒子,
用來收藏我的珍寶。
而我當時收藏的珍寶,
不外是一些明信片和外國卡通圖案卡之類而已!
鐵盒子 +明信片 + 外國卡通圖案卡,
就展開了我擁有私人資產的漫長經濟人生。


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陳皮梅的苦甜歲月



小時候很喜歡吃乾身的涼果零食, 
包括話梅及咸檸檬等。 
但我不會主動買嘉應子類的涼果, 
包括陳皮梅! 
因為不喜歡他濕立立。。。 
但有時都有機會食陳皮梅的, 
就是媽媽給我們喝苦茶的時候,
會加給一粒陳皮梅伴喝苦茶。。。 
小時候喝苦茶受不了苦,
口要吃著陳皮梅騙舌頭苦茶是甜茶!
XXX
對我來說,
陳皮梅從來是一種寄生涼果,
寄生於苦茶的一種涼果!
記得小時候,
我自己是絕不會買一種會叫我們聯想起苦茶的
一種涼果作零食的。
 
人同此心, 
陳皮梅從來不會在涼果零食舖頭或車檔賣的,
不會好賣的, 
因為太煞風景了~
 
XXX 
要買陳皮梅,
到中藥舖啦~
 但又不大需要買,
去買苦茶包自然會附送的啦~
 

 

2016年8月21日星期日

單車徑上應有的流動售賣小店

雪糕單車

七十年代無線電視有套懷舊電視劇,
劇中有一段劇情,講述幾個中學女校生放學,
圍在一架雪糕單車買雪糕雪條吃。
七十年代都可以用雪糕單車為懷舊對象,
可見雪糕單車是比七十年代還早的事物。
 
雪糕單車普遍用於六十年代。
雪糕單車是流動販賣點,那裡多人流,
就到那裡設立販賣點,希望生意可以多做。
例如在戲院門口,中小學校集中區,
及屋村小販集中區等。
我也常幫襯雪糕單車, 
但買的多是雪木瓜,雪南華李等,
酸酸的很好吃。
 
雪糕單車後來發展到
變成雪糕電單車及現在的雪糕汽車,
能否繼續保存其特色經營,
除了多不多人入行之外,
也與小販政策有關的呢!

 

2016年8月19日星期五

算吧~不識用就用計數機啦!

二五珠算盤
 
記得讀小學時,要讀一科“珠算”,
這一科教導我們如可用算盤計算。
我們要背很多指法和口訣,
以便更易用到算盤計算,
我學時已覺得難記和難明,
不久之後甚至全部忘記。
我現在是完全不識用算盤了。
 
 
小學就要學,
反映當時識用算盤是基本生活或謀生技能。
事實上,當時很多人是用算盤來計數。
很多舖頭的掌櫃都是用算盤計數的。
如果聽到打算盤的滴答滴答聲此起彼落,
就顯示生意興隆啦。
所以為了好意頭,
或者製造氣氛,
無生意都要手痕痕不停打著個算盤,
製做聲響,旺一旺個場!
 
現在很少人用算盤了。
但卻仍有些人學“珠算”。
“珠算”有不同流派,
算是另類計數法!
要做數學精英難免要學一些
非主流的計數方法!
 

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顯微鏡下的理科知識啟蒙旅程


 
讀中學三年級要揀讀文科或理科前,
有一次上美術堂要學扎染,
要去長沙灣一帶的化工原料舖買染料。
在其中一間店舖看見一個學生級的顯微鏡,
放大物件可至看清楚植物細胞內的組織的程度。
 
那時讀的生物學課程正學到植物細胞組織,
顯微鏡的價錢我又負擔得起(應是約30港元,1970價),
於是把顯微鏡買下來,
然後配合課程進度,
用顯微鏡看樹葉內的細胞,
印證書本內容,
很有專業的架勢!
 
我本質是文科人,
中四卻揀了理科,
原因多少與上述的蒲長沙灣的化工原料舖;
對化學科及生物科的的日常生活應用
的快樂經驗有關吧!
  

2016年8月10日星期三

撲身入到滿才打爛拿錢來用的錢罌

缸瓦錢罌

 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是個守財奴,
有錢都捨不得用 (所謂有錢是有一塊幾毫),
都儲起來呢。
我記得我用的最早幾個錢罌,都是缸瓦錢罌。
每次儲著一個缸瓦錢罌要用錢, 
要少少錢可以撩錢罌,
但要“大筆錢“是要打爛個錢罌。
缸瓦錢罌是不能原物再用的。
要儲錢,又要買另一個缸瓦錢罌。
為了有效運用,
總是將錢罌儲得滿滿的才打爛。
用錢罌儲錢有目標感,紀律感,
及儲滿錢罌才拿錢來用的成就感和滿足感!
缸瓦錢罌要打爛才可取錢,
打爛取錢更有破壞感!
缸瓦錢罌用是最原始的物料和方法模造,
樸實到不可以在樸實,
粗糙實到不可以在粗糙,
我們的手掌或手臂,
一不小心很容易給它沒有上釉的表面擦傷的。
後來我在恆生銀行
開了一個兒童蓄儲戶口,
給送了一個紅銅色鐵造的兔子錢罌。
不知是銀行抑或是父母的主意,
初時開錢罌是要拿出去銀行開火漆鎖的呢~
拿出來的錢,就要存入兒童蓄儲戶口的,
說是要培養蓄儲習慣云云!